丈夫爱上代孕女的事 丈夫想找农村的女子代孕!

  如果说是代孕,那就是签合同你情我愿没感情纠葛的事,但是为了传宗接代,在代孕的女子生下孩子后,丈夫竟然爱上了代孕女,妻子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丈夫爱上代孕女的事,丈夫想找农村的女子代孕!

  32岁的项小雯大学毕业后到佛山市一家制衣厂打工。2005年,与本厂当主管的四川男子俞正非结婚。夫妻俩非常恩爱,美中不足的是项小雯一直没能代怀孕。武汉代孕医生检查后说是项小雯婚前堕胎子宫受损所致。2008年11月,俞正非的妈妈患上胃癌,想在临终前抱孙子,就要求项小雯尽快给她生个孙子,暗地里劝俞正非离婚。为了挽救婚姻,项小雯劝俞正非找个女人“代孕生子”。

  妻子劝丈夫找代孕

  如有感情就三人一起过

  据俞正非说,妻子劝他,如果代孕女要钱,就给几万块钱;如果对他有感情了,大不了三个人一起过。2009年4月2日,制衣厂的女工王荣向俞正非请假回家与丈夫办离婚。王荣是贵州人,时年23岁,是个勤劳、善良的女孩。俞正非觉得她是合适的“代孕”人选。王荣回厂上班后,俞正非就以工作的名义跟她套近乎,打听到她因故离婚不成,就将想法跟项小雯说了。项小雯觉得王荣比较老实就同意了。

  几天后,俞正非请王荣到饭店吃饭,点了几个王荣平时爱吃的菜,两人一边吃一边聊。王荣说:“我从未谈过恋爱,因为家里穷,17岁时,我被父母许配给当地一个离异男人,丈夫经常打我。从2007年开始,我们就开始闹离婚……”两人聊得很投机。不久,俞正非将王荣调到待遇更好的岗位,一到周末,两人就一起去爬山。“五一”节,两人到广州玩,俞正非为王荣买了两套名贵服装。王荣担心地问:“你对我这么好,就不怕你老婆吃醋吗?”俞正非说他老婆不能生育,夫妻俩早就离婚了,他已经爱上她了,想她为自己生个儿子。王荣很吃惊,想到丈夫对她不好,反正要离婚,就答应了。

  妻子和代孕女同时代怀孕

  于是三人开始了同居生活

  随后,俞正非在佛山市租了一间房,开始与王荣同居。可是,三个月过去了,王荣还没有动静。8月初,项小雯胃不舒服,在俞正非的陪同下到佛山市妇幼保健医院检查。检查结果显示,项小雯代怀孕了!项小雯喜极而泣。武汉代孕医生武汉代孕提醒夫妻俩,由于项小雯子宫受损,必须卧床保胎,否则有可能流产。项小雯就请了假,在家里卧床保胎。

  一天晚上,项小雯对俞正非说:“你去跟王荣说,以后就不用她代孕了。”于是,俞正非将项小雯代怀孕的事告诉了王荣。王荣才知道俞正非骗了她,好半天说不出话。其实,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她觉得俞正非温柔、体贴,已经喜欢上了他,还暗地里希望自己生下孩子后和他真正走到一起。她流着泪从包里翻出一张化验单说:“晚了,你自己看吧!”俞正非一看,惊叫起来:“你也怀上了!”王荣说:“怀上有些天了,因为我还没有离婚不敢说。”俞正非安慰她说:“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!”他又将王荣代怀孕的事告诉了项小雯。

  项小雯哭起来:“那个私生子我不想要了……”俞正非说:“大家都是同事,闹起来对谁都不好。再说,你的代孕胎儿能否保住还很难说。万一保不住,到时还要请人代孕!”项小雯觉得让王荣做个备胎更保险。于是,俞正非突然成了天下最忙的人,每天下了班,先在家里照顾项小雯。等她睡着了,又去陪伴王荣。随着肚子越来越大,两个武汉代孕妇对俞正非的依赖性越来越强,弄得俞正非分身乏术。他向项小雯武汉代孕建议将王荣接到家里一起住。项小雯虽然觉得荒唐,但担心丈夫两边跑照顾不好自己,只好同意。

  一、三、五跟代孕女住

  二、四、六、日跟妻子住

  12月初,俞正非在外租了一栋两层楼房,安排王荣住二楼,项小雯住一楼。每周一三五的晚上跟王荣住,二四六、星期日跟项小雯住。可俞正非经常在本该与项小雯住的晚上,趁她睡着之机,偷偷地爬到楼上去。项小雯开始吃王荣的醋。有一天晚上,俞正非又违规,项小雯忍受不了,就腆着大肚子爬到楼上,将王荣骂哭。俞正非打了项小雯一巴掌,气得项小雯想跳楼自杀。2010年元旦,俞正非将患癌症的妈妈接过来,专门照顾项小雯,自己大多数时间呆在楼上。

  项小雯更不满,有几次将婆婆骂哭,俞正非气不过,又打了项小雯。3个人同住了3个月后,王荣受不了,主动搬离了楼房。2010年5月13日,项小雯在医院生下儿子,俞正非将她接回家后就不管了。每次项小雯打电话叫他回家,他都说王荣快临产了,需要他照顾。项小雯扬言,如俞正非再不回家,就告他们重婚。王荣吓坏了,临产时担心给项小雯留下她与俞正非重婚的证据,死活不肯去医院生产,在自己的出租屋里生下一名男孩。

  见王荣如此善解人意、处处替自己着想,俞正非觉得她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。于是对王荣说:“项小雯如果告我重婚,就是坐牢,今生今世我也要与你在一起!”从此,俞正非与项小雯开始分居。项小雯彻底死心了,2012年2月底与俞正非回老家办离婚。夫妻俩盖了一栋新房,按当地行情估价20万元。经民政部门调解,房子归俞正非所有,俞正非补偿项小雯10万元房款。可俞正非只同意先给项小雯5万元,剩下的5万元以后有钱再给。项小雯不同意。他们离婚的事被俞正非的父母知道了,父亲警告儿子:“大孙子是你妈带大的,如果大孙子判给项小雯,我就喝农药死给你看!”于是离婚搁置。

  离婚协议未达成

  妻子将丈夫

  告上法庭

  几天后俞正非的代孕母亲去世了。俞正非认为母亲是被“气死”的,干脆拒绝了项小雯的离婚请求。项小雯指责丈夫:“你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搞一夫二妻吗?”俞正非回答说:“我就是一夫二妻,你要是不服,就去告吧。当初要不是你提出找人代孕,哪会有今日的麻烦!”项小雯有苦难言,将儿子送到广西老家,让父母亲帮忙照顾,自己继续回佛山打工。2014年7月,儿子该上幼儿园了。由于没有当地户口,儿子只能上高价幼儿园。考虑到儿子不久要上小学,户口终归要解决,项小雯再次向俞正非提出离婚的请求。

  项小雯希望离婚后儿子判给她,在广西上户口。俞正非对她说:“我必须遵从父母的决定,离婚可以,但大儿子必须还给我!”项小雯认为儿子与后妈一起生活,也不利于他的成长。于是,项小雯到顺德公安分局报案,俞正非、王荣均因涉嫌犯重婚罪被刑事拘留。

  2015年1月28日,顺德区检察院依法对案件提起公诉,认为俞正非和王荣明知对方有配偶,还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,应以重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庭审时,俞正非和王荣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。2015年2月5日,顺德法院以犯重婚罪,判决俞正非有期徒刑十个月,判决王荣有期徒刑八个月,缓刑一年。

  中国地下代孕一直禁而不绝。用百度以“地下代孕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产生的相关搜索结果超过100万个。近日,国家卫计委等12部委日前联合印发《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》,从本月起至今年12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。

  编辑扮客户网上找代孕:一个代孕妈妈20万起每天需要打考勤

  凑巧的是,就在打击专项活动开展的前几天,我们的编辑扮成客户,在代孕网站上跟中介进行了一番周旋。在网站弹出的聊天窗口,网易健康的编辑跟代孕中介咨询后了解到,找一个代孕妈妈需要20万元,可随时来见,如果是要做全程的照顾和托管的话36万起步,其中手术费加药费10万、代孕妈妈补偿金18到20万、10月怀胎的照顾8万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代孕中介会每天让代孕妈妈打考勤,通过视频让客户随时了解到代孕妈妈的情况,如果还不放心,可以接回家自己照顾。代孕妈妈一般都来自农村人,多是湖南、湖北、四川、云南等地。而在随后的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开始后,编辑曾咨询过的这家代孕中介网站也无法再打开。

  代孕违反公序良俗 败坏伦理道德

  代孕行为涉及很多医学、法学、伦理学上的问题难以解决,还有商业化等诸多社会乱象存在,因此在中国禁止代孕。

 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志伟说,代孕行为让一个孩子拥有“血缘代孕母亲”与“社会母亲”两个代孕母亲,特别是在一些“跨代”代孕问题上,仅在继承权的问题就存在诸多争议。

 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也表示,代孕正在形成非法的黑色产业链,损害代孕女性健康,败坏伦理道德,将生育和道德引上了歧路,布下了社会问题的“雷区”, 政府不能任其蔓延,应该杜绝。

  翟振武也说,代孕生产的孩子导致法律关系不明确,伦理关系界定也混乱,还涉及遗产继承等诸多问题,最重要的是破坏了人类正常的生育秩序,违背公序良俗。目前禁止是正确的做法,至于将来,还需进一步研究。他说,在国际上德国、法国、新加坡和印度等许多国家也都明令禁止代孕。

  禁止代孕入法为界定未孕违法提供法律支撑

  目前,我国禁止代孕的法律缺失,部门联动工作机制尚未完全理顺,基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力量薄弱,代孕案件存在发现难、取证难、处罚难的现象。

  “这次在计生法修正案中明确提出‘禁止代孕’,不是新的法律条文,以前卫生部的行政规章《人类生殖辅助技术管理办法》就明确禁止代孕。但有武汉代孕专家认为这仅是部门规章,不能作为代孕违法的依据。这次是将部门规章上升到法律高度,对于界定代孕是否违法提供法律支撑。”翟振武认为。

  有了法律就能真正有效打击代孕吗?对此,翟振武说,关键是对法律的执行力度和处罚力度。他说,首先要管住医院等医疗机构,尤其是黑中介、黑诊所,让其没有代孕的技术手段。其次加大处罚力度。这次修正法草案中对代孕处罚也有明确规定,没收违法所得,处违法所得二至六倍罚款,没有违法所得的最高罚款3万元。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但是,处罚力度还可以再大些。

  国家卫生计生委日前也表示,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将进一步完善联动工作机制,将打击代孕工作列入日常监督管理中;开展对代孕相关问题的课题研究,加大对代孕危害的宣传力度,加强正面舆论引导,帮助群众树立正确的生育观。

代孕妈妈

标签: